首    页 部门介绍 部门动态 宗教政策 宗教团体 宗教场所 理论研究 教规制度 学习园地 图片集锦
当前位置: 首页 > 宗教之窗 > 理论研究
“互助养老”十五年——江苏大圣寺老年居士安养院调查
发布时间: 2015-05-11    来源: 字体大小:【

   江苏大圣寺2000年创办老年居士安养院,至今已经15年,在社会上产生较大影响。2012年10月5日,央视“新闻1+1”播出了“我们的安养院”专题节目,把大圣寺闯出的“互助养老模式”推向了全国。有些媒体说大圣寺是“帮天下儿女尽孝”,赞叹他们是“视天下老人为父母”。现在大圣寺安养院有床位220张,长住养老居士180人,老人平均年龄82岁。现在许多社会办养老机构最大的难题是没有老人愿意入住,但大圣寺安养院却是一床难求,等待入住的有数千之众,其中已签定临终关怀协议的有1500多人。

   大圣寺位于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辛丰镇,始建于南朝前梁时期,几经兴亡,历经沧桑,到1998年恢复寺院时,仅有八分土地和十几间陋室。经过16年努力,现在大圣寺已经初具规模,功能完善,总建筑面积一万平方米。在寺院恢复有了眉目后,大圣寺住持昌法法师为践行弘法利生、慈心济世佛教传统,萌发了接几位老人来寺院安养的想法。

   他们接待的第一位安养居士是“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她叫傅永庆,原本一家四口,丈夫和两个儿子均被日军屠杀,她被日本鬼子捅伤后死里逃生,晚年靠街坊邻居照顾,勉强维持生活,随着城市改造拆迁,街坊们星散,她孤苦伶仃,晚景凄凉。把她从南京接来后,寺院安排居士专门照看她,为了让她能晒到太阳,还凑钱为她买了一辆轮椅。傅老太太来到大圣寺安养的消息一经传开,引起了周边众多空巢家庭老人,尤其是老年居士的极大反响,他们通过各种途径要求来寺院安养晚年,在强劲社会需求的推动下,安养院规模不断扩大。老人们在大圣寺安养院快乐生活的消息,引起了腾讯网的注意,他们派出一位记者以亲属身份体验了寺院举办的新年聚会,在网上发布了见闻,许多“失独家庭”的老年居士,从网上看到消息后,纷纷从全国各地来要求入住。后来这种情况引起网上“全国失独家庭联盟”的极大关注,使一个乡镇寺院的平凡之举,成为媒体关注的热点。在举办安养院过程中,大圣寺管理委员会认识到,许多居士一生恭敬三宝,护持佛法,到老却孤苦伶仃,成为被社会忽略的人群,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作为佛门弟子,能够为他们提供一个同修共进,互帮互助,了生脱死的场所,也不失为是当代宗教服务社会的一条途径。于是大家边学边干,摸索完善,一路努力,坚持到今。15年来,大圣寺共赡养包括失独家庭在内的孤老居士26位,对他们生活上照顾,精神上关怀。现在其中11位已经往生,其余15位仍在常住。

   经过15年发展,大圣寺安养院的建筑面积已达5000平方米,有四幢高三层的居士楼,在各幢居士楼之间都建有相互连接的平台走道和无障碍通道,建立了医务室,并配备了车载移动单架、车载式气垫床、移动式氧气机、各类专业轮椅和服务车辆等专用设施设备。2009年新建的综合楼,有斋堂、讲堂、客房、锅炉房、澡堂、配电房等设施。

   大圣寺安养院,是带有道场性质的一个安养、修学场所,而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养老院。为加强管理,他们成立了由比丘和居士共同组成的安养院管理委员会,下设行政办公室、法务组、后勤组、关怀组,各组分设专项管理职能,如法务组下设大小念佛堂,办公室下设接待中心、各楼楼长,对安养院进行规范化管理。在统一管理和教育引导之下,老居士们日常生活都自觉自理,遇有道友伤病的时候,大家都有组织地几人一组,轮番照料,尽量不给家人和安养院增加负担。他们的医务室,由曾经做过正规医生的几位常住居士义务为大家看病,解决基本医疗问题,免去了老人们小毛小病到医院的奔波之苦。

   大圣寺安养老人的目的是济人利世,服务社会,收费是为了保证安养院正常运行,不以盈利为目的。每个老人入院时预交往生费2万元,这笔费用是老人临终关怀以及办理后事的一切费用。以后交每人每月生活费300元,生活费包括一日三餐伙食费和水电气、简单医疗、交通等运行成本费用。对比镇江市养老机构伙食、护理、床位三项费用约月收费2000元左右的标准,他们这样的收费显然是入不敷出的。一般情况下,安养院一年的资金缺口在30万元上下,主要通过寺院补贴和社会捐助等渠道解决。护工常年保持在四到五人的水平,他们除了照料老人的日常生活,还要抽空种菜、打扫卫生。以四到五位护工护理200位平均年龄82岁的老年居士,对于社会上的普通养老院来说,是无法想象的。他们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开展了养老互助,这些老居士受佛法教化多年,人人自律,个个自觉,在大家共同努力下,使这种在社会上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在这里却做到了,而且是一做15年,成为了一种模式。央视派节目组现场采访后,把这种养老方法概括为“互助式养老”模式。

   这种模式有一套实践多年的工作体系和制度作保障,涵盖了从早晚日间的共修功课、起居生活、临终关怀、往生助念的方方面面,具体有《安养院守则》、《居士修学规约》、《助念规约》、《财务制度》、《寮房管理规约》、《斋堂管理规约》等10多项规章制度,在寺院管理委员会集体领导下,实行院长、各小组和楼长三级网络管理,使每个居士的修行、生活、乃至临终后事都井井有条。老人们对这样的工作体系和制度都非常认可,我们在这里遇到的每一个老人,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生活充满从容、自信、快乐,没有任何无助、无奈、痛苦的表情。

   大圣寺是佛教净土道场,为统一管理和修学,对于要求入住的老人,寺院制订了以下五项条件:第一,必须是正信的佛教居士;第二,必须专修净土法门,发愿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第三,本人必须没有精神病、传染病,生活基本可以自理;第四,家人子女必须书面同意,并在入院时与安养院签订协议,居士预先立下相关遗嘱;第五,必须无条件服从安养院的管理。现在要求入住和登记的老年居士越来越多,受条件限制,他们没有能力满足大家要求,为此,对于不能入住的老年居士,按照大家要求开展临终关怀。15年来,他们先后为180多位居士进行了临终关怀和往生助念。在临终关怀时组织人员,对临终居士24小时陪护,医护人员定时巡察。陪护人员按照印光大师的《临终三大要》,善巧开示,令将要临终的居士生起正信正念。病人寿终后,也遵照印祖教导对其进行助念和开示。目前,已有各地四众弟子400余人报名参加寺院助念团,并建立了联系档案,一遇有居士往生大事,他们就从四面八方赶来助念。

   当初,大圣寺创办安养院时,并没有想到要办这样大规模的养老机构,更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的老居士有这种要求,在社会上产生这么大的影响。15年来,安养院是作为寺院的内设机构而存在,因没有得到民政部门的行政许可,也就没有得到过国家政策支持和政府资金资助。在当地宗教管理部门努力下,今年他们正在按照民政部门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办法申请许可证,估计年内能成为体制内的养老机构。

虽然没有得到行政许可,但他们已经是一家有广泛社会认可的、有规模、规范管理的养老机构,从他们15年来的遭遇,折射出宗教办养老社会服务的艰难。现在对宗教办养老机构,一方面是社会需求强烈,老年人热情似火、望眼欲穿;另一方面却是国家鼓励政策悬在空中,有关部门具体操作中壁垒森严,不让它合法“出生”,通过大圣寺安养院这个典型案例,我们可以找到目前宗教办养老机构遇到的问题:

   第一,以土地合法性为核心的各种审批认证“卡壳”。由于寺院财产所有权不落实,没有土地证、房产证,养老机构在安全、消防、食品卫生等许多方面,都无法取得合法许可。土地所有权问题是制约当前寺院和养老发展的一个大问题。

   第二,基本医疗保障困难。不同地区间医疗保障水平、报销标准不一样,有的地区甚至不报销外地就诊费用,即使报销,手续也相当繁琐。同时,大圣寺地处乡间小镇,镇上只有一家卫生院级别的医院,许多老人突发疾病的时候,都需要尽快送到市区的医院诊治,开车前往最近的区级医院也要半个小时。多年来,他们都想拥有一辆自己的急救车,以便遇到情况,能及时把老人们送到医院。但根据国家的相关规定,急救车辆标识的管理有严格准入条件,靠寺院的努力无论如何也不会达到要求。

   第三,关于死亡证明和火化证明的合法性问题。国家明文规定,死亡证明只有卫生机构和公安部门出具,在养老机构死亡的由卫生院开具,非正常死亡的由公安部门开具;火葬场由民政部门直接管理。几千年来,佛教信徒一直是按照佛教仪轨进行荼毗火葬,火葬后不能开死亡、火化证明,这使往生者以后的销户、遗产处理、丧葬抚恤金领取都没法落实。

   以上所列举的是比较突出的问题,事实上,在安养院的日常运作中,随时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阻碍。从长期实践看,宗教办养老机构,急需解决以下问题:

   第一,国家鼓励宗教界办社会养老机构的政策要具体化。虽然国家六部门在2012年已经出台了意见,但具体落实中,一些政府部门并不热心。有些地市、县一级业务主管部门至今没有收到文件,不知道有这样的允许政策;有的工作人员、甚至是相当级别的业务部门主管领导还在以怀疑的态度对待宗教部门举办养老事业,个别人员甚至表示宗教部门办养老机构我们不批。

   第二,妥善处理宗教场所土地所有权问题。现在这方面问题非常复杂,建议国家有关部门进行专题调研,制定能够操作落实的政策。在政策没有出台前,建议通过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以会议纪要形式,作为解决宗教场所兴办养老机构的合法依据。

   第三,宗教养老机构是以信仰为核心的特殊养老机构,不同于一般社会养老机构,建议在满足一般安全要求的前提下,应该允许省级宗教团体,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制定适合各教特点的养老机构建设、管理、运行规范,报省级主管部门备案,一方面作为政府进行政策支持、财政资助的依据,另一方面解决现行社会养老规范对宗教养老机构不“兼容”问题。

   第四,允许有条件的宗教团体、场所创办医疗机构,在做好对养老机构服务基础上,对社会开展服务。

第五,妥善处理死亡证明、火化证明问题。对在宗教养老机构死亡的,凭养老机构的证明和死亡者身份证,户籍地、死亡地的医疗机构都可以开具死亡证明。按照佛教传统方式荼毗火化的,凭寺院证明,民政部门应该出具火化证明。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2015-2020 ZHENJIANGSHI MINZU ZONGJIAO SHIWU JU. All RIGHTS RESERVED.
镇江市民族宗教事务局 ©版权所有 2015-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