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部门介绍 部门动态 民族政策 民族工作 对口支援 政策诠释 学习园地 图片集锦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家园 > 学习园地
如何正确认识现阶段我国的民族问题
发布时间: 2016-04-29    来源: 字体大小:【
[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6-03-06 | 浏览(655)人次 | 投稿 | 收藏 ]
□ 哈正利

  近年来,民族问题作为当代中国社会问题中的一个重要方面,颇受社会各界的关注。有关我国民族问题和民族政策的研究,也因此一度成为学术焦点,吸引了大批学者的关注和讨论。笔者认为,要正确认识现阶段我国的民族问题,就必须掌握正确的理论和方法。

     第一,考察民族问题时必须坚持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

  唯物主义认为,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决定人类社会的进程。与生产力发展相适应的生产关系,构成一定的社会形态和经济结构的现实基础,它规定着社会形态的主要特征。社会关系要在一定的物质条件下从旧社会的基础中成熟,在它们所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之前,社会形态是不会灭亡的。这就要求我们考察民族问题时,不能仅仅只是关注意识层面,而是要真真切切从生产力发展水平、以及与生产力相适应的社会结构、社会关系等方面着手。

  同时,唯物辩证法也要求我们看待民族问题时,不能只看局部、还要看整体,不能只看形式、还要看本质。这就是说,即使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也不能先入为主,不能固执一端,要全面看待。否则,必然对民族问题的性质和地位做出误判。考察民族问题产生的原因,以及民族政策适当与否时,必须结合国内国际政治经济形势、民族的历史和现状、民族关系的历史和现状、民族政策的历史和现状等。不能因为仅仅看到局部地区出现了民族问题,一小部分民族成员走上分裂主义的道路,就彻底将国家的民族政策全部否定,彻底将所有的少数民族都视为潜在的危险。这种认识不仅有失偏颇,还可能随着研究的深入而“自掌嘴巴”。

     第二,正确认识当前我国的民族问题,必须清醒认识我国社会发展所处的阶段。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国情,推进任何方面的改革发展都要牢牢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这就告诉我们,考察我国民族问题时,必须将其放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背景下来分析。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不言而喻,当前我国民族问题至少是这一主要矛盾的一个侧面,也是这一主要矛盾在民族领域内的投影。归根结底,现阶段我国民族问题主要还是发展问题,是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现代化的问题,是各民族团结一致共同奋斗、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问题。正如党的十八大报告所强调的:“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是各族群众的迫切要求,也是现阶段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途径,必须摆到更加突出的战略位置。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关键要坚持以科学发展观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科学确定发展思路和发展目标,充分发挥自身优势,集中各族干部群众的智慧和力量,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着力解决当前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发展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把发挥社会主义制度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优越性落实到发展先进生产力、发展先进文化、实现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上来。”这一论断全面揭示了现阶段我国民族问题的实质依然是发展问题。

     第三,正确认识当前我国的民族问题,必须把握我国处在社会转型时期的基本国情。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先后经历了三次大的转型。第一次转型是新中国成立到1956年底,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标志着实现了由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转变,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初步确立。第二次转型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从党的十二大开始,延续到党的十五大期间,实现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目标,使非公有制经济成为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确立了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第三次转型始于2010年中共中央第十七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的颁布,提出了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确立了让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实现更有效率、更有质量、更加环保的科学发展和包容性增长。而在社会大转型中,社会利益的冲突导致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则面临诸多的适应问题,如对所有制的变革、经济发展方式的变革、社会发展模式的变革所引发的新问题、新情况能否适应的问题。

  有必要重申的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矛盾依然是人民内部矛盾。因此,处理民族问题时,那就应坚持用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的原则和方法加以解决。如果采取处理敌我矛盾的思维来处理的话,不仅劳而无功,反而适得其反,甚至会制造一系列新的社会矛盾。尽管国际上的敌对势力总要千方百计利用我国境内社会问题和民族差异,有意挑拨我国民族关系,破坏我国民族团结,将涉及少数民族的一般性社会问题解释为敌我矛盾。但是,我们必须坚持从社会转型的角度来认识民族问题。

      总之,唯有坚持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唯有准确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和社会转型的基本国情,才能深刻理解当前我国民族问题主要还是社会转背景下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矛盾的一个基本表现,其性质决定于当前我国生产力发展水平、以及与生产力其相适应的社会结构、社会关系的形态,其根源还是我国政治体系、经济体系、社会体系、文化体系转型带来的各种不适应。如果在认识上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与方法,脱离了初级阶段的国情来处理民族问题,那必然会因为认识上误判,理念上偏执,导致政策的荒唐和实践的极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2015-2020 ZHENJIANGSHI MINZU ZONGJIAO SHIWU JU. All RIGHTS RESERVED.
镇江市民族宗教事务局 ©版权所有 2015-2020